藉選擇來讓大家找到真正喜愛的東西 - LKFtv 專訪文化屋雜貨店及古著店 Luddite 主理人 Rex Ko

藉選擇來讓大家找到真正喜愛的東西 - LKFtv 專訪文化屋雜貨店及古著店 Luddite 主理人 Rex Ko

不少在香港喜歡古著的朋友,都會認識位於銅鑼灣希雲街開設古著店 Luddite,因其擁有的古著數量及款式可說是多不勝數。今回,LKFtv 找來主理人 Rex Ko 作個人專訪,從他在日本文化服裝學院留學,到如何將日本的經典店鋪「文化屋雜貨店」帶來香港,至後來開設 Luddite 後所發生的故事、經歷到古著文化,均與大家一一道來。從對談中,不難看到他想為大家帶來更多選擇的決心,而這些選擇,都是希望大家找到自己真正喜歡的東西!同時,亦都想表達出其價值觀,以及對工人階層的敬重!

為何當初會喜歡上日本文化,繼而到當地上學?
「自中學開始便很喜歡時裝,更會買些當時流行的品牌,如 Timberland、 Dr. Martens、Mandarina Duck 等,更會穿 York 的灰色西褲上學呢!然後便開始閱讀日本的時裝雜誌,如《smart》、《MEN'S NON-NO》,再而接觸日劇、日本歌手如 X Japan 等等,都算是在日本文化薰陶下成長。然後覺得自己想要學更多東西,又想去外國走走,就決定想去外地留學。當初想去留學的地方有兩個,一是英國 Central Saint Martins,另外就是日本文化服裝學院。最後與家人商量後,決定到日本留學,並到日本先留學一年學習日文再投考,最終經過了如繪圖、配色等一輪不同類型的測試過後,成功入學文化服裝學院。」


那麼留意日本潮流,有沒有喜歡上哪個品牌?
「當時有迷上過 A Bathing Ape,我算是第一批喜歡這品牌的人吧。大家更會去日本排隊是要買罐頭 Tee,那些罐頭到現在還留著一、兩罐呢。 當時 NIGO 與高橋盾(Undercover 主理人)一同開店更會在店內坐鎮,真的很有 Feel!他們的思維亦都真的很突破,是怎樣想到將一件 T-Shirt 壓縮成一小磚?同時圖案設計亦都很特別,真的非常震撼!為了這品牌,更特別去看《Planet of the Apes》,當時更去了由阿葛(葛民輝)開的專門店 Busy Work Shop 排隊入手開幕 Tee 呢!其實 A Bathing Ape 的興起,木村拓哉真的是功不可沒,他還穿了 Red Wing、用 PORTER,帶起了整個潮流。他的造型師野口強絕對應記一功,因為不少品牌如 Number (N)ine 在當時都是他帶紅的,真的很厲害!但到後來在日本上學後,便開始喜歡古著,而不再買潮流品牌了。」

在文化服裝學院中,有甚麼難忘的經歷?
「其實除了正式的課堂,我覺得周遭同學們的穿著,反而是最讓我能夠從中學習的,因為我每天都猶如置身於時裝秀當中。他們的穿著雖然很誇張,但他們很享受。每天看著他們,雖然你未必認識他們,但你會覺得『嘩,怎麼會這樣穿呢』,他們對時裝的熱情真的很瘋狂!例如男生會穿女裝連身裙,他們卻可以完美駕馭。當時雖然已經不流行 Lolita 風,但她們卻會完整地穿著整套 Lolita,拿著洋傘、行李箱出現在學校。也有不少男同學穿著 Yohji Yamamoto、Rick Owens 上學,每人的穿著風格都有自己的特色,讓我從他們當中吸收了很多不同的時裝知識!」


是怎樣接觸到文化屋雜貨店?又是如何把它帶來香港?
「中學時第一次跟家人去日本旅遊,便拿著雜誌特地去找文化屋雜貨店來逛,當時已經覺得這家店很神奇,很好奇他們的東西跟擺設方式。到後來在日本上學時,使踏著一架很舊的單車到處去,從新宿踏去原宿的文化屋雜貨店閒逛,最喜歡看他們從印度找回來的人體內臟海報,他們真的很多古怪的東西。要買的話是真的買不了多少,但當時會常常去看看。」

「畢業後,到了日本好友家人在山梨富士山下開設的旅館當店員,閒時便繼續設計衣服,或以手作方式造些無聊的飾品。輾轉之下,我從山梨回到東京的文化屋雜貨店閒逛,好奇之下與店員聊到了他們的產品,才發現這些東西是在附近的辦公室造好拿到店內售賣,而這位店員更邀請我到工場參觀及介紹社長給我認識!社長亦都認出了我是常去他們店逛的客人,在那天與社長交談了數小時後便回了富士山。那天我們談了設計、人生等話題,真的是獲益良多。一周後,他打電話來說有朋友來了東京,要一起吃飯嗎?由於車程需時而婉拒了,但從對談中卻得知那好友原來是 Paul Smith!到最後他邀請了我回到東京,到文化屋雜貨店打工,將自己的設計知識應用在工作上。然後在機緣巧合下,覺得香港的店鋪太千篇一律,如果文化屋雜貨店在香港開應該會帶來一些樂趣。當這提議向社長說出後,社長便一口答應,亦因此將它帶來了香港!」


後來又為何會開了 Luddite

「在決定從日本搬回來後,想開設自家品牌,但同時在日本居住時,又儲了很多古著,這麼多衣服根本在香港跟本沒地方放置。然後我便決定開店,在找鋪位時因為很喜歡銅鑼灣希雲街這地區的氛圍,所以決定在這裡開 Luddite 賣古著及自家品牌。而對面的店鋪剛好又不做了,然後決定將文化屋雜貨店也開在這裡,更可在這裡舉辦活動,打造出一個獨特的氛圍。但後來因為做得好,店主將租金由一萬加至三萬五千,最後因為加租而被迫完結銅鑼灣的文化屋雜貨店。」

Luddite 的服飾通常是參考的哪個時代?

「沒特定是哪個年代,我會看看當季的設計概念去定。因為我很喜歡去做資料搜集,去了解它們的歷史,很多時會從古著、紀錄片中獲取設計靈感。我很喜歡看電影、看書,並會嘗試做一些我未曾試過的剪裁或設計,如現在設計了很多西裝的剪裁款式,都是來自 19001910 年代。設計完之後也要跟縫紉師傅去講解,讓她們去了解那些剪裁設計,當然她們最開初時會質疑我、反駁我,最後我向她們解釋這樣剪裁設計的背後原因,令她們去欣賞整件事。」


香港又多人喜歡古著嗎?

「古著比我想像中多人喜歡!在我去日本之前,香港尖沙咀的利時商場其實有很多古著店。但到 8 年前開 Luddite 的初期,香港就好似只有 Workware 及美華氏兩間古著店了。客人來到時會跟我們說,其實我們很喜歡古著都找不到這樣的地方。同時,慢慢看到香港的古著店亦都百花齊放,開得越來越多。而古著亦有其存在的『價值』,而這價值並不是說它的售價。因為時裝應該是有不同種類,其實一個地方有時裝發展,就要讓大家看更多不同種類的東西,而古著就是其中一個類型。你看日本的時裝業為何會這樣精彩,就是它甚麼類型都有,你喜歡不同類型設計的都能找到或發揮得到。」

古著在近年越來越盛行,有增加收集難度嗎?
「一定是以前難了!因為全球都在搶購古著,比如說法國古著、BORO。在開鋪初期,其實法國古著、BORO 還沒有太多人認識,日本的古著店亦都很少人賣,甚至連 Visvim 也是在很後期才開始做 BORO,而在日本第一個將 BORO 應用在設計上的,應該是 KAPITAL。認識了那些古布賣家那麼多年,古布從這些年來貴了差不多二十倍,因為全球的人都在找。最重要的原因是,日本在 BORO 成為了非物質文化遺產後,於美國跟法國舉辦過一些 BORO 展覽,那些人發現 BORO 很美而開始展開到日本搶購。所以現在已經很難找到漂亮的 BORO,要不就是用天價才能買到。而法國古著的價錢亦都在幾年內升了數倍,因為很多都是百多年前的衣服,貨源非常有限,同時它的設計很有特色,與美國古著非常不同,所以越來越難以收集。」


有沒有哪個國家、年代的古著最吸引你?為什麼?
「現在最喜歡1880 年至 1920 年代的法國古著。因為當時法國還是穿著宮廷服、禮服,但因為要進入第一次世界大戰,他們在服裝設計亦開始作出變化,因為不可能穿宮廷服、禮服去打仗。所以在設計上加入了工人服元素,同時亦以輕便為主。因此從設計角度來看,這時期的服裝設計、剪裁都有很多看點。」

日本與外國的古著又有何不同?
「日本的古著如和服,其實算是民族服的一種。這麼多年來它們雖然有隨著時代演變,但外型上並沒有太大變化,歷史亦都繼續保存下來。同時我現在最欣賞的是,他們將這些從前的設計融入現代的時裝當中,將它們變成西裝、衛衣、軍事外套 MA-1,但如中國的龍袍、歐洲的宮廷服等便很難做得到。在十年前誰會想到這些衣服能穿出門?現在卻成為了最新潮的設計,甚至外國人都很喜歡穿和服,還會特地來買。」


有哪件古著最讓你印象深刻?
「有天,有位 60 多歲外國人,他在前一天已經來過,在第二天卻拿著一件衣服來店內找我們。他說這件衣服是他 10 多歲時在加拿大所穿的連身衣,他說當時二手買來當作車房工衣穿著。他並不知道這件是真的空軍服裝,剪裁真的非常細緻,很漂亮。到 20 多歲時因為長胖了而穿不下,但因為太漂亮而一直珍惜至今。他告訴我們說,他覺得這裡適合放這件衣服,然後就把它送了給我們。而我亦都答應了他不會將這件衣服賣出去,因為他說終於找到了一個屬於它的地方了。」

你覺得你是在香港推動古著文化嗎?
「不算是推動古著文化吧,我只是想給大家多一個選擇。喜不喜歡是件很個人的事,但至少可以給予人更多的選擇。比如說你進來以後覺得很髒亂,這會讓你知道你是喜歡乾淨的人,這其實是給你一個比較。要不然只有一樣東西的話,沒有甚麼東西讓人去選擇,那他未必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喜歡,因為他並沒有東西去對比,甚至會變得麻木。就好像吃東西一般,如果有人說那樣東西好吃,那其實他是曾經吃過一樣難吃的東西,才會對比出好吃的,所以難食都要去試才會知道的。」

「雖然我能夠找些貴族衣服、宮廷服在店內賣,但我並沒有這樣做,是因為我想表達出一種價值觀。即是你接受到這些衣服,你便接受到不同的人,因為它們在社會中都有屬於它們的價值。很多商場都邀請我們去開店,但我卻婉拒了。因為有很多商場都是給有錢人去逛,我並不想這樣。我想有不同的社會、年齡階層都能接觸到,就算他們窮也可以去接觸不同的文化。也許有些人的設計比我厲害,只是他沒機會發揮出來,但他們有權去接觸。」


你是想表達出 Worker 的重要性嗎?
「你想想,當一個城市沒有人 Worker,可以完了。即是中國這麼厲害,是因為它們有 Worker。相比之下美國、日本的經濟較難有起色,是因為它們沒有人做 Worker,而勞動力就是一個城市發展很重要的東西。例如沒有人願意去掃街,到處卻會變得很髒亂。這幫人卻被某些人看不起來,但他們才是我們最值得尊重的人。」

經營有何困難嗎?有沒有想過放棄?
「香港最大的困難真的是租金,加租真的可以很無理,業主並沒有想過你背後的努力,只看到你生意好便想加租賺錢。當然沒有想過放棄!有些人對我說,你真的很厲害,可以經營這家店那麼久。但我卻覺我我並不厲害,因為我不會做其他事。因為我只會做這件事,所以只好堅持做下去。同時這是我喜歡做的事,能夠將自己喜歡的事變成工作是幸運的,因為很多人想做自己想做的卻不能做到。」

有興趣的話,不妨到 Luddite(香港銅鑼灣希雲街 15A 地舖)找 Rex 聊聊時裝談談古著經呢!

Editor: Yuki Tsang/LKFtv
Photographer: Kenny Lau/LKFtv

MORE





觀看記錄

稍後觀看


我們在本網站上使用Cookies來增强您的用戶體驗。更多資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