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不在意曲风,我在意题材」 - LKFtv 专访本地唱作人侧田

「我不在意曲风,我在意题材」 - LKFtv 专访本地唱作人侧田

不经不觉,本地唱作人侧田已经陪伴了各位乐迷逾十个年头,从幕后走到幕前,从《好人》、《Erica》到《半杯入魂》,首首歌曲均能为乐迷带来深刻记忆。适逢其将会在红磡的香港体育馆举办《My Beautiful Curse》演唱会,LKFtv 今回找来侧田,与大家谈谈这次加入了不少细节的演唱会,务求乐迷带来完美的音乐飨宴!同时亦少不了谈谈这些年来的创作历程,借此告诉大家其多年来对音乐的坚持,务求令其音乐能够力臻完美。

化妆 :Yen Lai
场地提供:Joyland 聚友坊

演唱会是否会有新曲?准备成怎样?
「新曲应该会有两首吧,歌词都已经收到了,大概会在这个月推出吧。亦都为一如既往,为演唱会特别打造了专属歌曲,今次应该会有两首,其中一首的名字与演唱会同样名为《My Beautiful Curse》,而这两首歌亦只会在演唱会出现。」

听说这次演唱会的舞台设计有甚么特别吗?
「在视觉效果上与之前的有很大分别。这次我会偏向幕后多点,因为我刚刚在拉斯维加斯看了 Cirque du Soleil 的《Zumanity》演出,他们的演出当然少不了 Live Band,但他们的歌手却在舞台的较后位置,而舞台的较前位置的则带来了很漂亮的汇演。在我的演唱会中,可能有一幕有人在跳芭蕾舞,又或是在弹古筝、二胡等等,然后我会因应他们的演出作配乐,就像个是 Storyteller 的角色。音乐总监亦都会因应不同的片段,将歌曲以配乐方式置入而非改编。(即是以视觉先行?)系!有如我最近推出过的数个 MV 一样,都是用 Demo 来拍 MV,然后再让填词人及编曲从画面中去感觉,再去完成填词及编曲。虽然这样做要花更多时间,但出来的成品会更加好。」

那你想在演唱会上带来甚么消息?
「 与之前的演唱会相比,这次的演唱会更会是在说故事。我想从演出为观众带来一些消息,想大家在离开时能够有所思考。『我现在还是在睡梦中吗?』- 虽然这刻你是清醒的,但很多人其实是在『睡梦中』。他们每天重复做自己不想做的工作,但其实是在为甚么?很多人都是被生活锁死了自己,而在演唱会会提及不同的社会状况,并由监制用我的歌去呈现出我的想法。因为我不能参与太多不同部分,我需要做的就是专注在演出当中,就是跳舞、唱歌,而舞台效果则交予监制及导演就好了。」

那演唱会会有甚么突破吗?又有甚么想观众要留意?
「其实用 Storytelling 贯穿整个演唱会已是一大突破。二来,每个新的演唱会都要比之前的好,所以这次我们会着重在不同的细节位。细节就是能够让你去分辨那个产品是『Good』还是『Exceptional』,『Good』好多人都可以做到,但如果要做到『Exceptional』,就是看你如何去调整细节。例如你去看我的演出,在我并排有 12 位舞者,但你看投射时只看到我的大头或他们一排人,并不能全部都看清楚。所以这次我特别找了 Papajay 当导演,会在舞台周边设置多部摄影机,让他能够以不同角度作现场放送,希望带来有如看 MV 的效果。很多外国演唱会,他们投射出来的影像就好像拍 MV 一般,但这些细节如果不说出来,观众是不会知道的。」



「另一个细节位又是只得工作人员会知的,就是这次演唱会所有的音乐是会连贯在一起,一秒都不会停,即是不会有『OK,起歌!』或是『1、2、3,起歌!』这类老土的动作出现。我唱完一首歌或是跟观众交互,音乐都是会跟着一起奏起,可能我说一句,会有乐器跟着做回应,但这些观众是不会知道的。也许观众会以为没想过,但其实所有东西都要在彩排时重新想过。就像我每次去寿司店都会叫青瓜卷,有些人就会很好奇问我为甚么那么喜欢吃。其实我并不是因为喜欢吃,而是从这种简单的食物中,能够看到这家餐厅厉不厉害。因为细节是很重要,从青瓜切法、饭醋、紫菜等不同吃感及味道,能从中了解到这家店是否着重细节。」


其实你当初为何会加入乐坛?
「因为失恋了,同时觉得自己可以做得比香港的制作人更好,以为自己很厉害,然而在美国回来后,发现我是错的。回来后两、三年都没有歌曲能够卖出去,只靠吃薯仔省钱。经过这数年后,Paco(黄柏高)觉得我唱 Demo 也唱得不错,就将我签了然后再开演唱会。」

出道至今创作了这么多作品,曲风、题材上又有怎样的转变?
「我不在意曲风,我在意题材多于曲风。同时当人的心态转变,旋律亦都会随之而改变。所以我不会局限自己的曲风,你听我的歌有 Jazz、Rock、Pop 等等甚么都有。至于题材上亦都随着自己的成长而有所改变,就像现在的我,已经写不回那些在二十多岁时,失恋、情情塔塔、年少轻狂时所写的歌曲了,就好像《Volar》那类的歌曲我已经不会去写了。现在我的歌都偏向中年人想说的事,所以最近的歌都在讲人生,表达我现在对人生的看法。同是要经常去拆解(Deconstruct)自己、践踏自己,再寻找当中的精随,才能找到听众想听的东西。(要怎样才能做到拆解自己、践踏自己?)这是源自我的 DNA,我的家人都是做音乐,他们都是很情绪化,这一切都是与生俱来,解释不到。」

这么多年以来,最喜欢哪首作品?
「下一首! 永远都是下一首,因为我贪新忘旧。旧的歌在创作时已经不断重复地听着,听到觉得厌烦为止,所以歌曲在推出后都很少会再听了。因为我一开始听就会想去分析,不断重复地听着的原因,就是想让那首歌更好听,对每个细节都会有不同的执着。所以我不会听自己唱的歌,也不会听别人唱的歌,也许是职业病吧。但会听如水声般的不同声音,因为听它们都不用我去思考。」


那韩国、欧美等地的歌手在香港大行其道,作为香港歌手的你又怎样看?
「很好啊,因为音乐无分语言。他们听 K-Pop 也不是听韩文,像我听玉置浩二的歌,也是听那种感觉。我甚至飞去日本听他的演唱会,但我一个字都听不懂。音乐不能局限在地区,我不可能说我是香港人就一定要听香港的歌手。如果你是够厉害,你去美国也可以抢到别人的饭碗,只要你有料。所以,你不能说乐迷听其他地区歌手的歌,就对他们生气,这是不行的。」

在创作上遇到瓶颈位又会怎样去解决?
「不做,等。因为这都是不能强迫的。好的歌曲通常都能在 15 分钟内写完,如果是要去卖歌或是为别人量身定做的歌曲,那些歌曲通常都不太行,因为它们都是特意去创造出来。但通常一首好歌,像是当年古巨基的《大雄》,就是在 15 分钟内写完。」

到内地生活后,有没有影响创作?
「有变好了,因为可以有更多空间『呼吸』了。其实我去泰国、印度都是一样,只是当是的女友在内地,所以当时纯粹去找她。如果她在印度,我也会去印度。其实与地区无关,是为个人的心态,而不是去深造或是去学音乐。(那是因为你很喜欢她才去内地?)不是,是因为对音乐的热诚。因为当时在香港已经去到一个地步是,大家录音时是看时间,然后准时下班。我觉得这样很不尊重音乐,连觉得唱歌是尝好不是工作的我,也去到这么折堕要看表准时下班?!所以二话不说,当晚就把行李收拾好,在第二天立即离开香港,一去就去了三年。」

内地乐坛与香港的有何不同?
「在内地宣传时要去更多不同的电视台、电台,因为他们几十个台之多,但这样也令曝光率大大增加。同时你也要居住在当地,你不能说只是为了宣传而飞去当地一星期而已,这样对他们来说是没有诚意,他们不会让你进去这个市场。你一定要在那里浸淫,让他们看到你的诚意。」

与内地歌手交流又有甚么不同吗?
「都没有很大不同,因为做音乐的人通常都很友善,不会像金融那类的残酷。虽然某部分是,但大部分都知道自己不是为了钱去做,如果他们是真正玩音乐的人,一定能谈得来。因为只要一拿起吉他,拿起麦克风就来了,这些都不一定需要跟对方有共同的语言,因为音乐就是大家的共同语言。」

在香港乐坛已经有 14 年了 ,你觉得这些年来有何得失?
「人总需要成长,只是这一行会加快你的成长,因为我们每天都要与很多不同的人见面。与普通上班族作对比,他们每天可能只要面对几十人,但我是要与上千百万的人去认识及见面。」

那最开心是甚么?最不开心又是甚么?
「最高兴当然是能够从事自己感兴趣的工作,又能够赚到钱,这些已经很足够,不能去作出投诉了。」

在香港发展音乐是不是很难?
「是的。无论是唱歌还是音乐创作,其实一直以来就已经很难,因为音乐始终是件见人见智的艺术。莫论是音乐、画画,总之做艺术性类型的就是难,因为它不是一些真金白银的东西。虽然难以糊口,但也能看到做这一行的人都不是贪钱。我们是为了做音乐而生存,不做会变得不开心的。你问任何从事艺术的人都应该会这样回答,如果他不是的话,那他不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。」

《My Beautiful Curse》演唱会将于 6 月 14 日及 15 日在香港体育馆举行,门票将于 3 月 19 日上午 10 时起在城市电脑售票网作首日网上发售,各位想看的朋友要注意了!

MORE





观看记录

稍后观看


我們在本網站上使用Cookies來增强您的用戶體驗。更多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