盲目追逐潮流是种「社会问题」!LKFtv 专访本地新一代 Rapper JB

盲目追逐潮流是种「社会问题」!LKFtv 专访本地新一代 Rapper JB

「系呀系呀叻呀叻呀 知你好撚型」、「着住 Yeezy Kanye West 系边个都唔知」、「最紧要 齐款巴黎世家」近期网上爆红的《潮共》歌词引来一众喜欢潮流的朋友注意,同时亦引起了笔者的兴趣!今回 LKFtv 终于找到了这位本地 Hip-Hop 厂牌 GREYTONE 主脑之一,同时亦是创作出《潮共》、《点解咁撚肥》等爆红歌曲的 Rapper JB 作个人专访!为了追梦,JB 决定放弃正职,在访问中亦能看到他对音乐、对广东话的坚持,更希望以广东话说唱去为保育广东话出一份力!同时,他亦解释了《潮共》及《点解咁撚肥》的创作理念,更道出自己因为肥胖、菲律宾血统而被歧视的经历。今回,JB 绝对以最真实的一面去表达自己的想法,立即来看以下的专访吧 !

场地提供:Popcorn General Store


你是菲律宾人还是混血儿?
「我是一个纯菲律宾人,但是在香港出生并土生土长。」

你的中文程度如何?
「我的中文程度不论是听、说、读、写都是可以。如果你问我,我最能够流畅使用的语言就是广东话,而不是英语或菲律宾话。可能是因为我在香港长大,朋友也是说广东话,所以相比之下广东话会比较好。」

虽然在香港土生土长,但有没有被歧视过?
「或多或少总会有,因为外表上我们已经有很大分别,所以初次见面很难很亲近。交流时听到我说广东话,就会开始好一点。有时某些人会因为我的外貌而主动对我说英语,就算我说了广东话,他们也依旧说英语,可能是被外貌影响了吧。」

你之前在其他访问提到曾经被人称呼「宾仔」,听到以后会感觉有很差吗?
「刚开始的时候会觉得『宾仔』、『宾妹』很贬意,后来听习惯就还好了。而且有时候会从他们的语气中听到他的是否带有恶意,例如『喂,宾仔』与『你系唔系宾仔嚟㗎』已经是两个意思,如果听得出来他们是有恶意或歧视的话,都会觉得不开心。」

为何当初会喜欢 Hip-Hop?
「约 9 年前我就开始跳街舞,从而接触到 Hip-Hop,因而开始喜欢。然后便对这类音乐作深入了解。由于跳舞所使用的背景音乐,都需要因应演出作剪接,而当时正在剪接的我开始忽发奇想,看着那些音乐好像可以加些歌词进去变成 Hip-Hop,因而录成了第一首歌,距离现在已是 7、8 年前的事了。而真正想创作音乐的想法,是近几年才出现并开始。」

你跳的街舞是哪种类型?
「是街舞中的 Popping,即是较多人认识的机械舞。因为我觉得它是最有型的,舞步会有很多视觉上的错觉出现,同时视觉效果亦是最漂亮,所以我很喜欢 Popping。」


听说颈上的纹身与你的街舞组合有所关联,到底有甚么关系?
「『SMFB』头尾二字是来自我参与的街舞组合 - Smooth Boogie。然后中间的『MF』是『Mother Fuxkin’』,目的是为了加重语气,去表达我是他们的其中一员,同时亦为我是这组合的成员感到很骄傲。由于他们与我一同成长,所以我选择将它纹在身上。」

那你又喜欢 Hip-Hop 的甚么?
「我最喜欢它的态度!因为那是最真实,不会有人在那里惺惺作态。用最自我的感觉去演绎出来,就是最 Hip-Hop。Hip-Hop 里不会出现戒心、机心、目的,让你去做自己想做的事,真实的去面对每个人。」

影响你最深的又是哪位 Rapper?
「最初接触 Hip-Hop 文化是在 2000 年左右,所以影响最深的 Rapper 是 Snoop Dogg,其次是 Eminem,然后便是 50 Cent 等等。而最近较为喜欢的新 Rapper 是 GoldLink,真的有很多不同的 Rapper。因为你会持续去留意这圈子的发展,不会说你当时在听某个 Rapper 的歌 ,就停在那里不听其他的。」

在音乐方面,你是负责哪部分的创作?
「我主要是作曲、作词,编曲则有其他朋友负责。」

为何会以广东话作词?困难的地方又在哪?
「之前提过,我最能够流畅使用的是广东话,说话文法亦是以广东话作主导,所以填词都会用它。广东话与英语、普通语最不同的地方,是广东话只要你读音歪一点就会变成了另一个字,这亦是在作词或找韵脚时最困难的地方。」

其实《潮共》的创作灵感是源自哪里?
「很多人会觉得这首歌是想在潮童身上『抽水』,笑他们傻之类。我并不是想说穿那些品牌就是傻,我只是想道出,如果你为追逐潮流而失去了自我,是没有意思。我不是说你穿巴黎世家的鞋子就是傻,最重要的是你要穿自己喜欢的东西。」
「我在之前当售货员时发现了一个『社会问题』,就是他们盲目地去追求。例如有些客人会说『这品牌哪款有我的尺寸,我就买』。他们并没有理会任何款式,只要那个牌子有自己的尺寸就去买了,让我去想他们是不是真的喜欢那些品牌。又有些人虽然是全身名牌,却有种很没礼貌、很脏的感觉。『演绎』你喜欢的东西真的很重要,而不是因为现在流行这些,而决定去拥有它们。这样根本不会有自己,这真的是一个社会问题。」

你自己又怎样定义「潮」?
「如果你要我去定义一样东西是『潮』的话,首先那样东西出现在你身上,看上去要是舒服的。其实潮不潮不是看那些单品本身,而是看你怎样去演绎那些单品。就好像你写了很多很美丽的歌词,但每个人唱出来的感觉都不一样。如果你只是穿上一堆很新、很热卖的单品,我不会觉得你是潮。如果你是在配搭过,想过怎样去演绎,同时看上去是舒服的话,我就会觉得你是潮了。潮流在不断前进,你不断去追也不会追得到,这样下去只会失去自我。所以,潮流只能让你去吸收,让自己知道现在流行甚么,再应用在自己身上。如果现在流行甚么,你便去穿甚么的话,这并不是潮。」

你觉得《潮共》提到「以为自己好撚型」的这群人有哪些特质?
「首先他们很喜欢炫耀并会穿很多名牌,最新的单品都会在他们身上出现。与朋友沟通时都会与物质有关。而且你会感觉到他们觉得自己是高高在上,我有的东西你没有。其实我觉得这些人还蛮可怜的,因为他们是用物质去创建自信。也许当他们没有了那些名牌衣服后,便甚么都不是。」

那你又喜欢甚么品牌?
「我自己真的很喜欢 Nike,然后是 Ralph Lauren 跟 Tommy Hilfiger,这些在 90 年代已经很流行的品牌,因为我很喜欢当时的风格。其实我也是会买其他品牌,只要觉得好看的都会感兴趣,所以我都很喜欢去逛古着店。」

那《点解咁撚肥》的创作灵感又是源自哪里?
「这首歌并不是想去攻击身材丰满的朋友,只是想告诉大家,我以前也是个两百多磅的胖子,这首歌是我在跟自己对话。Facebook 常常会有些当年今日的照片出现,然后看到以前肥胖时的照片,内心觉得『哗!点解咁 X 肥嘅呢条友』,从前肥胖时期的画面亦都出现了,所以写了这首歌。就好像当中的歌词『好撚惨我无女沟』、『好撚肥我无人吼』,其实都是想表达我或者一些肥人的心声,而不是想去攻略任何人。」

如果有人说听了这首歌而减肥成功,你有甚么感觉?
「如果有的话,我真的很感谢他选择用我的歌去减肥,亦都恭喜你成功了!如果有第一个的话,应该之后会有更多,我会很高兴的。」

那你当年有因为胖而被歧视吗?
「中学时期,也许因为我是个胖子也是菲律宾人的关系,所以没甚么朋友。中学时期都没有甚么回忆,因为当时都是在被同学欺凌。(是因为这样而决心减肥吗?)又没有太大决心,因为我觉得减肥很辛苦。反而是因为当时跳舞流汗多了,同时又不想吃太多,然后就慢慢瘦下来了。」

你觉得自己的作品是走甚么风格?
「其实我并没有刻意去想自己的作品要怎样,我想是因为我的作品是比较生活化,引起了他们的共鸣。因为生活上的每一样东西,都可以变成歌词,而且音乐是很 Lifestyle 的东西,它是无处不在的,所以我不会去说自己的作品是要走甚么风格。」

为何会在歌词中加入粗口?
「你应该当那些粗口本来就在歌词内,而并不是我故意加进去。我不是觉得加粗口会好点,所以我故意加进去,而是我平常自己说话,就会有粗口在里面。这是自己的生活态度,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演绎出来,我觉得问题不大。同时,加粗口也只是一个表达情感的方式,并不是有恶意或是想要骂谁,只是想将情绪宣泄出来,不是要去伤害任何人。」

将粗口加进歌词当中,会怕被人说你教坏小朋友吗?
「现在有些听众是初中生或二十出头,其实我都有想过这问题。他们在唱的时候,不就是一直在讲粗口吗?但我觉得每个听众都有选择权,如果你觉得听了不舒服,可以选择不去听。这个年代身边有很多人都会讲粗口,并不是甚么新鲜事了。应该不会再有人因为听到粗口而感觉不舒服吧?如果有人说听到粗口会不舒服的话,他们应该是有洁癖的吧。我写的歌,你是有权去选择听或是不听。如果你觉得我是在影响着某种文化或风气,那你就不要去听,就不会影响到你了。」

你用广东话填词,是不是在「撑」广东话?
「虽然我是菲律宾人,但我真的很『撑』广东话!因为我自己真的很喜欢,所以我很想要保留广东话,写广东话歌曲的原因,是想要告诉大家这个地方是讲这种语言。同时,我看到很多广东话在香港被抹杀的迹像,比如你在茶餐厅很难找到一个说标准广东语的伙记。而且很多中、小学都是用普通话教学,我还常常看到一些学生是都会用普通话聊天。当他们习惯了,就会用普通话去做每件事,这样是将广东话抹杀。种种的迹象让我感觉到,这样下去只会越来越少人说广东话,所以我很想用音乐去表达,这个地方是讲这种语言。」

如果有人将你跟 LMF 作比较,你怎样看?
「首先当然是不好啦,因为他们是香港 OG 级的前辈。我觉得大家的作品都已经因为不同年代而不一样了,音乐类型也可能有一点差别。大家写的歌词也不一样,因为他们的词是他们当时的感受,跟现在感受到的是不一样。其实最好是不要去比较,如果真的要比较,就从良性的角度去出发,因为每个人都不一样。在比较过后找到大家各自的特色还好,但如果是觉得某一边比较差,而不喜欢那个,这样就不好了。」

那你觉得香港 Hip-Hop 的人之间有距离吗?
「 现在主要玩 Hip-Hop 的人都比较 Close,不会说互相 Diss 大家,也不会说知道大家都是 Rapper 以后,就会有了界线。因为大家都知道,这样下去对整个发展都没有好处,所以香港发展 Hip-Hop 的环境及风气都很好。甚至会互相介绍自己的 Producer,看看有没有互相合作的空间。」

在香港从事 Hip-Hop 难吗?
「难!其实不只是从事 Hip-Hop,在香港从事很多行业都很难,特别是艺术或音乐方面。从我在这几年的经历所了解到,香港人很难做到 100% 支持本地,当他们知道你是来自香港时,就会有所抗拒,很少会去全力支持,所以令整个 Hip-Hop 文化发展得很慢。但近年因为 Hip-Hop 开始进入主流,而多人接受了 Hip-Hop,但我觉得发展还是很慢。例如机会较其他类型音乐较少,活动亦不用以 Hip-Hop 作为主打。你会看到活动的参加者,常常都是同一群人。我很希望一些不是在这圈子的人,都能够被我们感染,一起来享受!这样发展下去才会快很多,也不会只是同一群人在听你的音乐。」

最开心又是甚么?
「最开心当然是得到别人的 Respect!因为最近有两首歌得到了不少人留意,他们收听后会给我留言,或是在街上遇见时会找我合照,这些我觉得是种 Respect。因为这些音乐本来只是自己想做的东西而已,到后来得到大家的认同,而且他们在跟我合照后都笑着离开,好像为他们带来了欢乐,而这除了让我感到高兴,亦成为我创作的推动力。」

你会想 Hip-Hop 成为主流吗?
「现在还没有去想这件事,当然现在 Hip-Hop 还是比较 Indie。但我觉得现在这个年代,已经没有在分主不主流或是 Indie,音乐就是音乐,好的音乐就是好的音乐。现在有很多平台如 YouTube、SoundCloud 等,就算是地下歌手但能在这些平台出现,为他们带来更多机会,不用说甚么上到主流就好了。现在主流音乐亦都不是有很多听众,所以最重要的是专注去做好音乐。你觉得那样东西是主流,是因为它在 Market 之中,我自己是不会为了迎合 Market 需要而创作作品,特别是 Hip-Hop。我觉得 Hip-Hop 不是用来迎合 Market,它本身就是一个 Market,是用来带领 Market。」

你对自己的 Hip-Hop 之路有何期望?
「如果你问我,我最想的当然有多久做多久。像 Snoop Dogg 那样四十多岁还在继续做音乐,能够继续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很开心。同时,大家亦会因为我继续做音乐而吸引更多人留意,希望一众努力中的 Indie 歌手在备受关注之后,能够帮助到新入行的朋友,令他们的音乐也有更多听众,这样整个 Hip-Hop 界才会更有动力,这亦是我最想做的事。」

你现在是全职做音乐创作吗?
「是的,我最近辞职了,现在是全职做音乐创作。其实这个决定已经考虑了一段时间,感觉辞职对生活会带来动荡。但因为那两首歌爆红后多了商演、拍摄,有正职时可能在下班后或放假时去表演,完全没有休息时间。又不想因为上班而失去了演出机会,趁着现正还有些热度,不想失去这些机会,所以决定辞职。现在不做,甚么时候做呢?难道我一直为了工作去放弃这些机会?难道我到三十多岁才跟大家说,我出来玩音乐吗?所以趁着自己二十多岁,去做自己认为能够实行的东西。如果真的不行,那就做回正职吧。难不成我三十多岁才来说我是个 Rapper 吗?不是说不可以,只是觉得趁年青去追梦,做自己想做的事。」

如果有人说想做 Rapper,你会给他们甚么寄语?
「最重要的是问问自己为甚么!因为有些人可能会认为现在流行,或能够吸引大众而说自己想当一个 Rapper。但如果你真的想当 Rapper 的话,我会建议你多听不同的音乐,了解不同类型的 Hip-Hop背景。又或是你一直在听某位 Rapper 的歌曲,你可以从歌词去参考他是写哪些类型的歌词。有些可能是纯粹说金钱、女人、毒品,有些可能是想说大道理。当你吸收得够多时便会找到了喜欢的类型,便可以开始创建自己的风格。如果你只是想去吸引人注意而决定做 Rapper,是很辛苦的一件事。」

如果跳舞与 Rap 之间只能选一个,你会选哪个?
「其实两样我都很喜欢!以前都有人问过这样的问题,当初我选择了跳舞,现在如果要选的话,我会选择 Rap。因为我在 Rap 的里面得到了更多的 Respect,也许是因为跳舞没有那么多人看得懂,但 Rap 是有歌词,能用语言去让人直接感受得到,所以得到的 Respect 比较多,所以我比较喜欢 Rap,因为得到更多人的 Respect。」

Editor: Yuki Tsang/LKFtv
Photographer: Yuki Tsang/LKFtv

MORE





观看记录

稍后观看


我們在本網站上使用Cookies來增强您的用戶體驗。更多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