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作跳出 Comfort Zone,做觸執毛不做的事!LKF 專訪 Jan Curious 及 tombeats.

新作跳出 Comfort Zone,做觸執毛不做的事!LKF 專訪 Jan Curious 及 tombeats.

本地獨立搖滾樂隊觸執毛(Chochukmo)正在休息當中,但兩位成員 - 主音 Jan Curious 及低音結他手 Tom Wong(tombeats.)卻走在一起組成新組合,更以全新曲風創作一系列「三曲 EP」,而首回推出的就是《#S》!三首歌曲「Solid」、「Sicko」、「Some Fun」一聽之下,與觸執毛向來的作品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格!LKF 今回找來二人作個人專訪,與大家分享新曲背後的故事,他們想要跳出自己的 Comfort Zone,為自己及聽眾帶來更多新鮮感!同時 MV 導演 Lok@BASI Production 亦都分享了她為何會以這樣的拍攝方式去呈現三首歌曲,立即來看看三人的訪問吧。


(左起)tombeats.、Lok 及 Jan Curious

為何你們二人會走在一起推出新曲?
Jan:「因為觸執毛還在休息,但我倆覺得不要浪費這些時間,所以決定去嘗試些新東西。而我們給自己的任務,就是跳出 Comfort Zone,做一些平時自己不會做的東西!因為我們夾 Band 夾了這麼久,用的都是真樂器去錄音,但其實 Tom 一直都有做電子音樂,所以我們就趁着這個休息的空檔,試試做些新的音樂,然後又覺得很有趣。因為我們試了很多以前不會嘗試的東西,為做音樂注入新的動力。」

Tom:「其實夾 Band 夾到有點悶了,因為來來去去都是結他聲、鼓聲,所以想嘗試一下新的聲音,於是便在電腦內嘗試找一下沒有聽過的聲音。而我們還在製作中的新歌,亦都加入了很多特別的聲音,例如打字機的打字聲、拳擊聲等等。」

Jan:「觸執毛有很多企劃都為我們帶來了靈感,例如之前的《CHOCHUKMO 5+2 STUDIO LIVE SESSION》便採用了很多電子音樂元素,然後與交響樂團合作又有很多不同的元素。就是從這些企劃開始發現,有很多音樂元素可以嘗試,所以開始構思。同時亦想起當時玩音樂的初衷,因為當初最主要的目的不是想有人收聽,而是自己想做些甚麼或自己想嘗試甚麼。」

所以這次就推出了三首與觸執毛風格截然不同的歌?
Jan:「如果我們二人去做些觸執毛與相似的歌曲,我覺得很浪費我們的時間。其實這段休息時間,是希望大家能夠進步,所以我們這次合作,去看看能否有進步的空間,再將這些結果放入觸執毛的作品當中。」

那麼樂迷對你們的新曲有什麼評價嗎?
Jan:「其實從第一天做音樂到現在,都不太理會評語,但都會有一些朋友在聽完之後打電話給我們,跟我們說『嘩!很正呢!』、『蠻有趣的!』,而我最記得的評語是來自 Supper Moment 的主音 Sunny,他說『我看到你跟阿輝(Tom)又做了些新的東西,真的不得了!我都想慢慢去學習,如何能寫個 Melody 在最後不去 Resolve 它,立即轉去第二段,我也要嘗試看看。』然後我跟他說,其實我沒有想太多(笑)。」

Tom:「始終我們做某類型的音樂做了那麼久,大家聽到新作或多或少會有些反應。但其實我覺得,就好像你吃了 10 年的印尼撈麵,突然有天你轉去吃辛辣麵,有些人會覺得你是發生什麼事,但其實都是很普通的事。」

樂迷對你們的曲風轉變表示很驚訝?
Jan:「當然有,他們會覺得這些曲風不適合他們的口味。喜歡的、不喜歡的都有,但從第一天聽觸執毛的歌便是這樣,不是這樣才有趣嗎?因為當一樣東西有些人喜歡,有些人不喜歡,那樣東西才顯得有價值。我們情願有人去討論這件事,比起一面倒的評論更好。」



導演 ,你的 MV 創作概念是怎樣來的?
Lok:「其實我是想呈現一個人在浴室內思考的情景。但這只是我的想法,其實你沒有看到 MV 裏面有任何故事性的東西,因為浴室這個概念只是給我去思考用,但我希望觀眾看了以後,他們能夠自己去思考出一個屬於他們的故事。例如燈泡代表些什麼?他為何要不穿上衣?」

「問我的話,燈泡其實是代表着他自己,但有人會覺得是另外一個人。他們對 MV 拍攝亦都給予我很大空間,唯一的要求就是他們想要淨色的背景,而他們跟我說想要湖水藍色。因為這次企劃會有很多個系列,所以還會陸續有來,而下一系列的 MV 將會以黃色為主色。」

Tom:「我們不只是想做這三首歌便完了,而是想它成為一個長期的藝術企劃去持續做下去。所以不會太理會大家的評論或反應,只是一個純粹『打飛機』(自我陶醉)的 Project。」

Jan:「我們不太會去給對方太多意見,以比較 minimal 的型式呈現,希望觀眾或聽眾能自己去消化歌曲,不能常常『畫公仔畫出腸』。我明白香港人是想被人『喂食』,但都可以訓練一下自己的腦去發揮自己的想像空間。我想大家跟著國際步伐而已,像現在很多香港人都聽 Billie Eillish,但大家又會從她的音樂或 MV 得到些甚麼呢?我記得我曾跟導演說,拍攝不一定要與歌詞有關,我們要想像它不是在電視機裡播放,而是在博物館播放的話,會是怎樣拍法呢?!」

不知道各位聽完他們的新曲及看完他們的 MV 後,又有甚麼感覺呢?

Editor: Yuki Tsang/LKF
Photographer: Kenny Lau/LKF
Hair: Kennki Lau

MORE





觀看記錄

稍後觀看


我們在本網站上使用Cookies來增强您的用戶體驗。更多資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