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要對自己坦白。」- LKF 專訪許廷鏗

「要對自己坦白。」- LKF 專訪許廷鏗

「任由我做個單數。」這是上半集,那麼做了單數或成為單身,之後呢?有人歇斯底里,有人努力向前。是喜是悲,悉隨尊便。剛於三月完成人生第一個紅館演唱會的許廷鏗,帶著新歌《單數》接受 LKF 專訪,一起說說新歌,談談感情。

分手痛醒後
「《單數》這首歌的曲風比較像 Rap,歌詞密密麻麻,所以想找一位不僅懂填詞,而且亦熟悉此類曲風的,最後便邀請了 T-Rexx 為這首歌的填詞人。而創作這首歌的淵源來自我之前的一首歌《痛醒》,它的最後一句歌詞是『任由我做個單數』,所以今次這首歌算是一個延續。究竟分手痛醒後,會是一個怎樣的狀態?憔悴還是積極?《單數》這首歌就是在描述這種狀態。」

Comfort Zone
「其實所謂脫離 Comfort Zone,並不是要隔絕以往的一切,反而是要去擁抱與接受自己的一切。」
「《單數》這首歌是我完成演唱會後第一首錄製的歌曲,也許是剛完成演唱會的關係,那刻比較心雄,看著整整三版紙的歌詞,團隊本預料可能需要較長時間準備,但我一口氣便走進錄音室錄音,而過程亦十分順利。以前的我會希望身邊團隊給予我肯定及信心去處理不同工作或事情,現在發現,原來我亦有能力去給予工作團隊信心。這亦延續了我演唱會的精神,脫離自己的 Comfort Zone,放膽讓自己去試。」

許廷鏗的曲風
「由中學開始唱歌以來,我一直都有個困惑,就是未能找到一首飲歌或特別追捧某位歌手的歌曲。正因為這原因,我願意吸收很多不同種類的歌曲,無論像之前的歌曲《體操》或劇集歌,都是許廷鏗的曲風。」


單身的歌曲
「我認識一些朋友,當他們失戀時,很喜歡聽一些傷感或貼近自身故事及情緒的歌曲。當我單身的時候,卻反而會多接觸一些輕快的歌曲,不過通常來說,我聽的音樂與我的狀態都沒有太大關係。」

對自己坦白
「其實我有一個自身經歷。多年前剛結束一段關係時,碰巧需要作公開演出,而前度剛巧亦在現場,那種感覺是很赤裸的。當天演出的時候很感觸,看見前度在台下,唱的每一句歌詞都覺得很心痛,就好像整首歌都在形容自己的狀況,甚至乎好像在對著前度唱一樣。直至現在,當我錄音時,都會將我當時的心情投放於演譯上,算是頗為自虐。每個成功的歌手或能夠以情歌來感動聽眾的歌手,都想必有不同的經歷。但其實更重要的是要對自己坦白,只要對自己感情坦白,演譯歌曲時就會更投入、動聽。」


最愛的歌曲
「其實所有歌曲都是我的仔仔女女。以前可能會因為一些閒言而抗拒某些曲風,例如劇集歌,都曾經被人批評別再唱這類型的歌,頗為老土,做一些自己喜愛的曲風吧。但其實認真想想,那些歌曲都是我想做的。我不認為需要用好與壞作定義,因為每首歌都有不同聽眾。」

由巨聲舞台走到紅館舞台,這十年來的路不易走。或許就如許廷鏗所說,對自己坦白,歌曲裡的感情,聽眾們是會感受到的。

Editor: Edfeel Heung/LKF
Photographer: Kenny Lau/LKF
Make up: Khaki Yan
Hair: Derek Li @ Xenter
Wardrobe: Homme Plisse Issey Miyake

MORE





觀看記錄

稍後觀看


我們在本網站上使用Cookies來增强您的用戶體驗。更多資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