別以《今晚不如上嚟我到》將他定位,請挖掘更多!LKF 專訪本地 Rapper AKIKO

別以《今晚不如上嚟我到》將他定位,請挖掘更多!LKF 專訪本地 Rapper AKIKO

「今晚不如上嚟我到......」第一次聽這首歌,是在 Dough-Boy 的「Good, Bad & Ugly」音樂會上。雖然歌詞較平常聽到的露骨,細看之下卻發現歌詞的故事充滿起承轉合。看到台下一眾樂迷會跟著他一起唱時,實在想要了解這 Rapper 更多。然後他在 LMF 的《W.T.F.H.K.》Featuring 中卻呈現了另一個他,同時也好像藉此告訴大家,他不只是個會唱「鹹歌」的 Rapper。今回,LKF 找來這位近期備受樂迷注目的 Rapper - AKIKO 作個人專訪,從對談中分享了他成為 Rapper 及決定推出專輯的經過,同時他表達了自己能參與《W.T.F.H.K.》的心情及為 JB 平反,也希望大家能以他的「鹹歌」作為門檻,去了解更多他的歌曲,立即來細看他的專訪吧!

你是何時開始接觸 Rap?
「第一次玩 Hip Hop 的時候大約在 16、17 歲的時候,當初之所以會開始學 Rap 是因為很小時候聽過一首叫《唱衰學校》的歌曲。本來小時候就比較叛逆,當時同學播這首歌給我聽的時候,就覺得很正,很能夠表達我平常想說的東西,聽完以後就開始越聽越多 Hip Hop 的歌曲,而聽最多的就是 LMF。然後在耳濡目染之下就想自己去寫歌,而第一次寫的歌就是想說 2011 年給自己一個新的目標,像是總括了整件事同時表達自己的想法。那年因為要重讀中四,感覺特別不好受,所以決定找些東西來舒發一下。」

所以你第一次接觸 Hip Hop 是本地的歌而不是外國?
「是的,到後來就開始找多點國外的 Hip Hop 來聽。同時因為當時香港的 Hip Hop 還沒現在的多元化,也沒有像現在這麼多 Rapper,但都有聽農夫、Mc Jin 的歌曲,而在我剛開始接觸 Hip Hop 的時候,Bakerie、Dough-Boy、捌伍起義都已經在 Hip Hop 圈中發展,而令我真的學會寫詞技巧及創發我的,就是本地 Hip Hop 界 OG 級人物 KZ。我最喜歡的歌就是《我是不是應該安靜的走開》,因為當時以一個中學生的心態,在情感上又發生了些問題,所以天天上學、放學都聽這首歌,聽了差不多一個月,而另一首很喜歡的歌則是《硬頸》。」

為何你會開始玩 Hip Hop?
「因為我個人本來是沒甚麼自信的,但當我站在台上,就有種能表達自己的感覺。同時我也覺得這樣很有型,很有自己的性格,所以就開始了。」

Hip Hop 最好玩的地方是甚麼?
「最好玩的地方是在現場唱歌演繹時,觀眾會即時給予你的反應。又或是網上的評論,他們可能會說某句歌詞為他們帶來特別深刻的感受。流行曲相比之起,他們的歌詞字句可能只有 Hip Hop 歌詞的一半。所以 Rapper 能將歌詞組織起來成為一個故事,可能會比流行曲更細緻一點。」

那最難又是甚麼地方?
「最難是要怎樣去令那些歌曲變得好聽,同時要確確實實表達出自己的想法。剛開始的時候,我的歌或許還沒現在那麼順暢以及多人聽,我覺得最主要的原因是將自己局限在押韻上,以為一定要有很多押韻才稱得上 Rap,但其實不一定。是要看自己對事情的想法以及想表達的東西。(那如果你沒押韻,那就不是 Hip Hop 了吧?)這就是當中的技巧了,一首歌要好聽當然要有很多押韻,但當時只著重在押韻上,那首歌出來未必好聽。因為歌詞一定要有連貫性,我自己寫歌時也追求要有畫面出現。」

你在不少歌曲或歌詞中都加入了香港電影元素,你是否很喜歡?
「沒錯,很多時都是在香港的電影或電視劇集獲得啟發,例如《今晚不如上嚟我到》的其中一個靈感來源便是《喜愛夜蒲》。(那最喜歡哪些電影?)周星馳吧,那種幽默感是我很喜歡的。黃子華的棟篤笑我也很喜歡,那種感覺很入骨。也許他在講一些不高興的事情,但他卻以黑色幽默帶過,讓人去反思。除了會加插一些電影片段,也會將一些以前常見的字眼加進歌詞中。就好像我在新推出的歌曲《放縱》中,把『花弗』這個現代人少用的詞語加進歌詞裡面了,同時也會用一些比較貼地或生活化的字詞去貼近聽眾。」

為何你的歌如《雞始終都係雞》、《今晚不如上嚟我到》會寫得如此露骨?
「我覺得這是很多人都喜歡去探討的話題,但又不夠膽子去講出來,所以就用歌曲的方式去表達。其實我自問自己寫了些更露骨的歌詞,而現在大家聽到的都已經是比較舒服一點的版本。大家能夠笑著來說,這樣會比較容易接受一點,不是想大家覺得關於『性』的所有東西都是很負面。更露骨的可能會在之後推出,但都是玩味性質居多。」

這樣下去你不怕形象被定位了,走不回頭嗎?
「不會啊,其實我新推出的專輯《Proud of being a Rapper》當中,10 首歌都有不同的意思,其實還有一首我是很喜歡的歌叫《煉拳》,但沒有收錄在專輯當中。這首歌我其實已經寫了三年,在去年才真正把它拍成 MV。這 MV 我也放了很多心機進去,因為陪伴我的人在我的音樂路上,都啟發了我很多東西。所以都不怕形象會被定位,只是剛好那類型的歌曲多人聽而已。」

不怕被說低俗嗎?
「不介意。網上有很多網民都會說我寫了這些『鹹歌』,我想說《雞始終都係雞》、《今晚不如上嚟我到》這兩首歌曲本來都沒有被 YouTube『18 禁』的,就是因為被投訴了太多,才讓這兩首歌要 18 歲以上的人才能聽到。但都是好事來的,因為這樣是代表著有更多人聽過它們。」

那你的聽眾是男生多還會女生多?
「都有的,但男生會偏向多一點。所以為了吸引多些女性支持者,而寫了一首《小野貓》。」

你覺得香港的 Hip Hop 圈子氣氛如何?
「現在比以前好多了,而且聽眾的層面也廣了,真的很高興。以前的時候是在說 7、8 年前吧,當時出席的表演活動可能都是區議會舉辦的,同場出席活動的可能是一些跳肚皮舞的大媽。與 Hip Hop 最能拉上關係的,可能是一些滑板活動,又或是救世軍舉辦的街舞比賽。要自己做 MC 跟表演嘉賓,但那已經是比較 Hip Hop 的了。我以前常說自己走巡演是元朗、天水圍跟屯門,叫『屯元天 Tour』(笑)。反正有表演的機會,我就覺得很開心了。每個 Rapper 的作品質素在這些年間都變得越來越好,而最近這兩、三年聽眾開始多了,也許以前有 1 萬點擊率已經是很多了,但現在未必是。」

聽眾多了,負面的聲音有多了嗎?
「自問我自己沒有很在意那些留言,當然有些在 YouTube Channel 內的留言我是會去看的,但我並不會說因為他們的留言而去抹殺我這麼多年來的堅持。我明白每件事都有喜歡或不喜歡,但我自問自己已將所有心機放進去,對得住自己,做自己想做的才是最重要。」

你是全職 Rapper 嗎?正職又是甚麼?
「不是,正職是從事零售業,而這工作教到我的地方是如何去做人。以前上學的時候,會覺得自己會 Rap 很厲害,但出來工作以後會發現,這社會不會圍著你而轉的。你要社會、市場接受你的話,首先你要行前一步。不是怨天尤人說別人不接受自己,但某程度上是要告訴大家你的意願,要有溝通的過程,而這些都是工作上教到我的。同時,這工作亦都讓我知道,要努力付出才會得到收獲。」

你覺得在香港玩 Hip Hop 難嗎?
「難的,但我很享受。我自問自己覺得很多人都認為音樂不值錢,他們會覺得音樂是免費的。現在很多主流音樂都加入了 Rap、Hip Hop 的元素在音樂內了。其實全世界的音樂人都未必是因為音樂而賺錢,也許是因為他的形象才是賺錢的東西。可能有品牌找你代言、找你寫廣告歌等等,很多時會跟一些產品去配合,而歌曲就是建立形象的其中一件事。現在很多人都願意花錢看 Show,亦都可以說是音樂帶動出來的。不是說直接從賣唱片賣到很多錢,但這是因為你有音樂作品的存在,才會有人去看你演出,去支持你。而且難行的原因還是因為 Hip Hop 較小眾,始終香港與美國、中國相比之下,不是一個很大的地方。也許他們只有一部人喜歡,就能夠養活自己。香港的 Hip Hop 風氣是越來越好的,因為流行曲少人聽了,而轉為聽本地或地下音樂了。」

最喜歡的本地 Hip Hop 歌手是誰呢?
「沒有特別最喜歡哪一個,但我會將每個 Rapper 都分成不同的學習對像,因為他們各有優點。像 KZ 的寫詞、節奏技術;像 Dough-Boy 的勤奮,他會很多東西的同時,也看到他的變化。從只會唱英文,到廣東話再到普通話,而且一直以來做 Beat 也很厲害。其實以前是看 Bakerie,現在很高興可以跟他們成為朋友,一起出 Show。而 LMF 則很能代表到控訴性這方面,他們有膽去說。我不會去限制自己去聽哪個 Rapper 的歌曲,說如歌曲風格一樣,很多人可能會問你怕不怕人家只認為你會寫『鹹歌』,但我會用時間去證明我不只是會寫這些東西。也許那只是你覺得我形象是這樣,但我並沒有放棄去寫其他類型的歌。你要用音樂去了解我,而不是單靠形象去理解我。」


為何新專輯《Proud of being a Rapper》會以實體 CD 推出?
「小時候想要出 Mixtape 然後想出過 EP。其實有想過不出實體 CD 的,但想要藉此對 House of Vans 表達敬意。因為在這 CD 推出之前,我總覺得自己的歌只是在網上有很多人收聽而已,感覺沒有人認識我,因為像 MV 和其他東西都沒有自己的樣子出現過。在 2017 年的時候,House of Vans 在 Facebook 內發訊息給我,問我有沒有興趣當表演嘉賓。那是我第一次在這麼大的舞台上演出,為我打了一支很大的強心針,告訴我,我的歌是有人在聽的,市場是接受到的。在那一刻開始,我就決定要推出一隻實體版 CD,去完成這個夢想。在《中國有嘻哈》出現之前,其實有想過要放棄。因為香港沒有那麼大的風氣,但因為有這些品牌去支持 Hip Hop,就決定繼續走下去了。所以這 CD 名也叫《Proud of being a Rapper》,想表達因為我自己是個 Rapper,所以我自豪自己這個角色、身分。」

你是有想過放棄?
「也不算是,但那時候是沒有想要投放更多心機下去。我覺得每個 Rapper 無時無刻都在想如何去推廣 Hip Hop,去做好自己的音樂。我曾試不想再玩了,就把所有關於 Hip Hop 的東西刪除了,甚至將 Instagram 都刪掉了。但最後發現每天早上起來,在街上所聽的歌都是 Hip Hop,Facebook 所有東西都是與 Hip Hop 有關,它已經融入了我的生活,所以不會去放棄它。而且朋友也很支持我,給予我很大的成功感。」

你有份參與 LMF 20 周年的《W.T.F.H.K.》,他們當初為何找到你?
「能跟 LMF 合作真的是超開心!這真的是讓我超驚喜,能夠與他們合作是當初看完 Show 以後跟 Dough-Boy 聊天,他就問我說 LMF 有個活動快要舉行,有沒有興趣一起寫一首歌。我說當然有啊,那可是我小時候夢寐以求的情境。而阿肥跟阿傑(LMF 成員)亦都有聽過我的歌,所以在大約一個星期後,阿肥就把一個 Beat 發給你,你就去為它填詞吧,在當天我真的很開心,甚至忍不住偷偷跟幾個很要好的朋友透露了這件事!能夠跟 LMF 合作絕對是成就解鎖的一件事,以前小時候想的東西真的逐件逐件實現了,像跟 Bakerie、米奇老味等,我覺得跟他們在一起出 Show 是他們在給我機會讓跟多人認識。」

你在《W.T.F.H.K.》的歌詞非常正經,有覺得為了挽回一些形象嗎?
「有啊,MV 內的留言也有說看不出來 Akiko 會有這一面之類的,這是一件好事來的。其實 LMF 沒有在規限要寫甚麼,但一聽那節奏就知道寫甚麼了。(是社會、政治議題嗎?)也不一定是的。在這裡我想要幫 JB 平反一下,就是在開始的時候,並沒有特別說歌詞內容一定要關於政治。只是想大家說香港正在發生的事或自身,因為我們身為香港的一份子也是代表著它。而 JB 在說的是 Haters,但其實這也代表著 Hip Hop 當初最原始的態度 - 就是你想說甚麼就說甚麼。而且你也沒有傷害到任何人,只是在講自己的看法、體會。其實他的內容也是在講社會,因為社會上有些人是嫉妒別人,或是以為自己很懂。你想去留言沒關係,但你的觀點與角度有沒有從對的方向出發,有沒有深入去了解那段歌詞在講甚麼。你不能為了不喜歡而不喜歡,當然大家都有這樣的權利,但我們也有權去發聲告訴你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這樣。」

那出完了新專輯,有甚麼新動向嗎?
「會為《Rollie》拍攝新 MV 吧,會用勞力士去講時間,從而帶出我的態度。(那是要用上很多錶嗎?)不是,就只有一隻,那是我爸送我的一隻 Dayjust。在歌詞中,我會用它的王冠去比喻你去到了某一個的成就。而且勞力士全都是機械錶而沒有電子錶,你一定要動它才會運行。這也是在說你的時間是你要去把握的,你想它運行,想去獲得更多的時候,你就是要去行動、做出來,將勞力士的特徵放進 MV 當中。」


AKIKO 的新專輯《Proud of being a Rapper》已在 Loading StorePROJECT T 及 FUMBLE 寄賣當中,定價為 $100 港元。而為了慶祝首張專輯正式推出,AKIKO 將會在 6 月 29 日於尖沙咀 The China Bar 舉行 Album Release Party,各位有興趣現場欣賞 AKIKO 精彩演出的朋友可登入 Facebook 活動專頁了解詳情。

Editor: Yuki Tsang/LKF
Photographer: Kenny Lau/LKF

MORE





觀看記錄

稍後觀看


我們在本網站上使用Cookies來增强您的用戶體驗。更多資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