別炒賣了,請留意作品背後的故事!LKF 專訪人氣藝術家及玩具設計師龍家昇

別炒賣了,請留意作品背後的故事!LKF 專訪人氣藝術家及玩具設計師龍家昇

Labubu、Zimomo 已經成為搪膠玩具界的人氣名字,各地玩具展、作品展所推出的特別版,均令支持者花長時間排隊抽籤,務求成功入手帶回家。有些人甚至露宿街頭通宵排隊,實在是瘋狂至極!今回,LKF 找來他們的「父親」Kasing Lung 龍家昇作個人專訪,分享了他想要放棄的鮮為人知經歷,但因為太太對他的支持而繼續為夢想走下去。同時,他亦想從訪問中告訴大家,多了解作品背後的故事,別只是盲目去購買。

你是從小就在荷蘭長大嗎?
「我從六歲開始就跟父母移民到了荷蘭,他們在那裡開了餐館並住在樓上。但因為我不懂荷蘭文,補習老師就建議我去閱讀多點當地的繪本跟兒童讀物,久而久之就讓我想長大以後去從事關於美術類型的行業,從此展開了我的美術生涯。因為當時的我對繪畫非常沉迷,而父母也覺得我可以去美術學院升學,所以在中學畢業以後,就去了荷蘭的美術學院升學。」

父母讓你去學習美術,是想你把它當成職業嗎?
「他們其實不介意我去學習美術,但家人開的餐館就在一家畫廊在隔壁,很多畫家在那裡開畫展,但是沒有一幅畫能讓賣出去,可能連飯錢都成問題了,真的很慘。所以父母就怕我長大以後,連自己照顧自己的能力都沒有。雖然他們不介意我去修讀,但就希望我不要從事這個行業。」

以華人身份在荷蘭發展,會有困難嗎?
「縱使我所說的荷蘭文很地道,但因為外表是華人,始終都會有些制肘。所以才會想在畢業後回來亞洲地區發展,因為機會應該會比較多點。(結果呢?)我約在 90 年代末回來了,當時在漫畫公司、廣告公司,甚至為網站繪畫插圖,但因為不久後發生了沙士,導致樓市及經濟低迷,令我在香港的生活並不如意。而當時的女友在比利時居住,所以就想說不如回到歐洲發展,看看有沒有更大的機會,因而回去了為出版社繪畫繪本。」

那你現在是在香港還是比利時居住?
「我與太太、女兒都在比利時居住,因為女兒始終要上學。其實曾經都有想過搬回來亞洲居住。但想了一想,因為我有很多時候都在亞洲不同地方活動,但每次我回到比利時小鎮的家,就好像充電了一樣,沒有了疲倦,因為那裡很恬靜、舒適。同時在不同地區繪畫的作品亦有所不同,感覺上好像在歐洲所繪畫的比較好,因為那裡很安靜,給予我很多創作靈感。所以我可以在兩邊不繼遊走,而那邊就為我帶來更多的動力去努力工作。」

在歐洲及亞洲所創作的作品又有甚麼分別嗎?
「在歐洲的作品會留有更多的思考空間,而亞洲地區的則會較淺白易明。也許是因為文化不一樣吧,在歐美地區的話,出版社都會想要有更多留白的地方,讓大家多加思考。亞洲地區可能在近十幾二十年才興起,因而我會作出調節,希望大家會更容易讀懂。」

 為何當初不是在香港開始發展?
「本來我就是個香港人,只是小時候移居去了歐洲,所以我在畢業以後就回來香港了。在與 How2work 合作的頭三年,我創作了《玩具森林》,而老闆同時也是我的搭檔 Howard 亦將發展地區定為台灣。其實當初與他合作時,我是很想在香港發展,因為這裡是我的根,是我出生的地方。香港曾經有 Michael Lau、Eric So 等設計師玩具輝煌的年代,但到我們合作的時候,香港已經少了很多玩具店及玩具設計師,也沒有了玩具展,設計師們大多都已移師去亞洲其他地方發展。所以,我們大部分時間都在台灣發展,數年後 Labubu 亦開始獲得了成功,就很想要回來香港發展,想作品在香港發售。然後就開始在香港開拓市場,例如在 2017 年於海港城舉辦個展。當時有傳媒問我,為何我與 How2work 合作了七年才在香港開首個個展。但其實只是時機不成熟,到時機成熟時就會回來。當時真的很高興,因為終於都能夠在香港舉辦個展!無論香港的市場是大是小,我都會一定會花時間在香港發展下去,所以希望香港的朋友繼續支持我。」

你其實創作了不少角色,但最開始的怎樣創作它們出來?
「其實我很喜歡精靈傳說,當時在學校上學時很多時都會有校外旅行,大多時都會去一些森林或荒山野嶺。當時老師或同學都會說一些歐洲精靈鬼怪的都市傳說,我覺得這些故事都很特別,同時繪本又不是太多講精靈的故事,所以就想將它們與繪本融合在一起。」

那你第一隻角色是何時創作出來?
「如果是自娛的話,我想大概在 6、7 歲時已經創作了很多不同的角色及故事,例如一隻很長毛的怪獸或是手、腳很長的怪人。後來因為功課而沒有再繪畫下去,然後在畢業後就參加了一些繪本比賽,更獲得了大獎。所以在當時打算在繪本方面發展,所以就以小動物作藍本,創作了一些角色是讓小朋友看的。到後來就為出版社推出的兒童故事繪畫圖畫,那些角色造型就是我自已設計,以製作成繪本。與 How2work 合作後,便創作了《玩具森林》,當中有一個小男孩及一眾動物角色。到後來精靈故事中有的 Labubu、Zimomo、Tycoco 等,加起來應該有過百個角色。」

還記得當初是怎樣開始被支持者關注嗎?
「我在與 How2work 合作前,是在一群忠實讀者去買我的繪本,但他們未至於對我很瘋狂。在與 How2work 合作後,頭三年是推出了《玩具森林》。說實話,我覺得這系列是不成功的。雖然有人認識你,但不是很受歡迎的那種,產品亦都沒有很暢銷。但後來在 2014 年,我決定將 Labubu、Zimomo 等在與 How2work 合作前已創作的角色拿了出來,因為當時在市場上沒有這類型的產品、故事,所以在推出半年後便開始很受歡迎,我想他們受歡迎的原因是他們充滿著我的個性。」

《玩具森林》的不成功,讓你有想過放棄嗎?
「開頭那三年,其實真的蠻難熬的。當時在一些展覽活動,有些產品幾天才賣了幾個。有些產品推出了以後,賣了幾年也賣不完。到之後 Labubu 受歡迎後,那些之前賣不完的都賣光了。那差不多兩年的時間,我其實是沒有收入的。當時在歐洲、亞洲兩邊走,在亞洲有展覽的時候就要飛回來,但大家只是來展覽欣賞作品,並沒甚麼作品賣得出去,那時候真的很傷心。因為我也要賺錢,女兒才剛出生沒多久,想要去養家糊口。當時真的有一刻想不做下去了,但太太卻跟我說,我都已經做了那麼久,不如再給點時間做下去。所以很快就繼續努力做下去,不再想放棄。」

太太真的對你作全力支持,是嗎?
「對啊,對啊!因為大部分的人都會想要以養家為主,女兒又剛出生沒多久,整個家在當時都是由她支撐著。因為我當時想從繪本轉為繪畫畫作,同時也為此而存了一些積蓄,但是過了很久產品也不受歡迎,所以我們真的捱了一段很長的時間。也許大部分人到這裡都會被家人給予壓力,勸說放棄了。但我的太太卻說,你等了那麼久才能做到這件自己想做的事,覺得我應該做下去,一直給予我鼓勵,告訴我終有一天會成功。」

現在這麼忙,會被投訴嗎?
「因為每年可能有大部分時間都留在亞洲地區,女兒在學校上很多活動或慶典我現在都參與不到,所以有時候回去被老師看見,都會很驚訝說你是她的爸爸?同學的家長也會很說很久沒見過我。但太太也明白的,她都沒給我壓力。因為當初不受歡迎時都這樣去做了,現在受歡迎了更加要努力去做,給我支持與鼓勵,讓我去享受現在這一刻。」

你又是何時開始推出搪膠公仔?
「我與 How2work 在 2010 年開始合作,首款公仔在 2010 年生產並在 2011 年推出市面,下年便 10 周年了。」

哪個角色推出了最多公仔或周邊單品呢?
「是 Labubu 吧,因為他一定是最受歡迎的。雖然我都有嘗試推出不同角色的單品,但每次在不同地區的簽名會、展覽,大家都會問我們甚麼時候會再出 Labubu 的單品,所以他應該是最受歡迎的。」

在你開始受歡迎後,又有甚麼感覺?
「第一次發生時,有這麼多人買的時候,我覺得很神奇。很好奇為何會有這麼多人喜歡。因為我不是一出來就成功,我也努力了很長一段時間,所以當我看到作品暢銷的時候,就好像在發夢一樣,很開心、很不真實。」

但現在有人開始將你的作品拿去炒賣,你又是怎麼想?
「當然,我很希望所有的單品、公仔全都落在支持者的手上。因為我希望大家都能買到及珍藏我的產品,但想深一層又覺得被炒賣是無可厚非的。因為我自己都會去買一些很受歡迎的產品,都是很難買的。有時候會拜託朋友幫忙,甚至以高價去購買。所以,只希望能夠有更多的支持者能夠買到我的產品,減少炒家獲中獲利的機會。我曾經到外地參與四天的玩具展,每天排隊的人與貨量相比多達四至五倍,所以發售的玩具都只能以抽選形式進行。因為抽選會令變得較為公平,大家都能夠有機會買到。有位支持者更特地坐飛機來參加玩具展,但他四天都抽不到,到最後一天更哭出來了,說不賣給他就不回去了。但真的沒辦法,因為想要買的人實在太多了,就算我們增加貨量,但排隊的朋友還是遠遠超越了我們的預期。」

那你想從故事中帶出甚麼訊息?
「例如之前我與 How2work 合作推出了三本關於精靈的故事書,是想從精靈的角度去講一些人性的故事。例如第一部是講親情、第二部是講愛情、第三部是講友情,這些都是日常人與人之間的故事。想從中告訴大家,精靈與人一樣都是有著希望、失望及愛的故事。」

如果有些人只是盲目追求你的玩具而沒有了解背後故事,你又有甚麼感覺?
「我推出很多不同的故事書,畫很多不同的畫作,其實都是想帶出我想要說的訊息、故事。因為我不想大家來活動,只是為了買我的產品,買完以後就走了。所以我很堅持去做一些有故事的繪本,畫展的作品都會帶著我想要給大家的訊息,希望能讓支持者看到。我其實可以不做這些東西,只要推出單品就夠了。但我覺得我從事這方面的創作,就是想要帶出我想給大家的訊息、故事。所以如果大家能夠很喜歡我的產品之餘,同時亦能從中了解到我想帶出的訊息,我是真的很高興,因為我並不希望大家只是買完我的東西就走了。」

備受歡迎之後,在創作上有增加了壓力嗎?
「其實並沒有,因為我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子做。不會太理會大家在外面說的東西,因為我覺得我最應該做的事,就是做好自己的創作。因為我還有很多設計及作品想讓它們面世,所以我不太理會。但在展覽或活動時,大家就來找我說很多不同的意見,我都很樂於聆聽大家的意見,但不會太左右我的想法。」

你又覺得哪個角色最像你?
「我其實覺得 Labubu 會比較像我。雖然我不會像氣那樣跳來跳去或者是怪笑,但我其實很喜歡一些跳脫的東西,而我個人都是比較跳脫,所以我覺得他比較像我。」

那你最喜歡的是哪個角色?
「我最喜歡的角色是 Labubu、Zimomo 及 Tycoco,因為我很喜歡一些角色的感覺是壞壞的、很跳脫的。之前我創作的故事都很乖巧、靜態,但我個人本來是比較喜歡一些古惑及跳脫的角色,而 Labubu、Zimomo 他們都是很跳脫,所以我對他們的印象都很深刻。」


為何 Labubu、Zimomo 會擁有這樣奸詐的臉容?
「其實我想表達出他是個很古惑、跳脫及很壞的精靈,所以他們的眼睛都是皺著。因為兒時在卡通片內看到生氣的角色都會有這樣的特徵,所以我就想,如果將來在長大後,想將這個特點注入角色當中。」

有甚麼想做但還沒做的呢?
「自我的作品在近年獲得更多人認識之後,越來越多願望能夠實現了,例如舉辦個人畫展、將作品在藝術展展出或推出某類型的產品等,都以經做到了。但其實我最想做的其中一件事,是希望有日會有一套 Labubu 的電影出現,我想應該會很有趣。」

那你曾與那麼多藝術家推出聯乘,哪個是你最喜愛的?
「我最喜歡的那件作品還沒推出市面,但現在還不能透露是誰。這個聯乘是近年的最為期待的,而在過去這數年間我亦都一直在等這機會,終於都做到了,大家請期待吧。」

早前家昇與本地鞋店 Dahood 推出的聯乘限量版 DaZimomo 引起了全城玩具迷哄動,而兩者將會在 6 月 7 日推出「DaZimomo 2.0」,並將於上海 Dahood 先行上架。是次除了有戴帽子的 DaZimomo,還有一隻迷你版的 Labubu,相信將會吸引一眾玩家排隊入手,發售詳情可留意 Dahood 主理人的 Instagram,祝大家好運! 


Editor: Yuki Tsang/LKF
Photographer: Joel Kwok/LKF

MORE





觀看記錄

稍後觀看


我們在本網站上使用Cookies來增强您的用戶體驗。更多資訊